西藏的河流簡介

 

 

西藏不僅孕育了世界上許多名山大川,也形成了許多大江、大河。

其河流可分為外流河和內流河兩種。

外流河:主要分布在東、南、西部的邊緣地區。東部有金沙江、瀾滄江、怒江;南部有雅魯藏布江;西部有郎欽藏布(像泉河)、森格藏布(獅泉河)等。
亞洲許多著名的大河,如長江、湄公河、薩爾溫江、伊洛瓦底江、恆河、印度河等發源於此或流經這裡。
 


內流河:主要分布在怒江上游分水嶺以西、崗底斯—念青唐古拉山以北的藏北高原和雅魯藏布江以南及喜馬拉雅山以北的一帶地區。藏北藏南內流河,多是以各內陸湖泊為中心的短小向心水系,大部分為季節性流水,只有一些水源較為豐富的才是常年流水的內流河。

 

 

 1.西藏河水的來源
          西藏河流的水源主要是由雨水、冰雪融水和地下水三種補給形式組成的。由於西藏地域遼闊,海拔高,緯度偏南,自然條件復雜多樣,因此,西藏河川徑流的補給類型也是多種多樣階。根據金沙江、瀾滄江、森格藏布、雅魯藏布及其支流年楚河、拉薩河、易貢藏布等河的10個水文站的平水年流量過程線,參照流域內降水、氣溫的變化,對西藏河流進行了補給類型的劃分。以年徑流40%以上的某種補給,定為該種補給類型,而各單項補給量都不大於年徑流的40%時,定為混合補給類型。按此標准可將西藏河流分為雨水補給類型、地下水補給類型、融水補給類型、混合補給類型。

         一般來說,藏西、藏北的大河多屬地下水補給類型;藏中、藏東南多屬雨水補給類型;而在多冰川地區的河流則多屬融水補給類型;藏東大河屬混合補給類型,支流多屬雨水補給類型。例如森格藏布、朗欽藏布、年楚河、朋曲中上游河段、雅魯藏布江上游河段等,河流地下水補給量占這些河流年徑流量的40%以上,屬於地下水補給類型的河流;雅魯藏布江干流中、下游大部河段、拉薩河、察隅曲下游,西巴霞曲下游段等,雨水補給量占這些河流年徑流量的40%以上,屬雨水補給類型偽河流;雅魯藏布江的河源,雅魯藏布江干流的帕隆藏布彙入口以下的一段、雅魯藏布江支流尼洋河、帕隆藏布、朋曲河源及其支流卡達曲、熱曲和察隅曲的上游河段等,冰雪融水補給量占這些河年徑流量的40%以上,屬融水補給類型的河流;金沙江、瀾滄江、怒江等是雨水、融水和地下水各補給量占年徑流量的比重都小於40%的河流,屬混合補給類型。

2.流量豐富,地區分布不均
西藏自治區大小河流數百條。加上季節性流水的間歇河流在千條以上。經計算,西藏外流水系的年徑流總量大約為3290億立方米,年平均流量lo431立方米/秒,占我國河川年徑流總量約2.7萬億立方米的12%。其中,雅魯藏布江流出國境處的年徑流量約1395億立方米,年平均流量為4425立立米/秒,占西藏外流區年徑流總量的42.4%,為我國第二大河黃河年徑流的2.4倍。在我國,雅魯藏布江的年產水量僅小於長江、珠江,居第三位。怒江在西藏境內的年總產水量為358.8億立方米,占西藏外流水系總徑流量的10.9%,居西藏各河流第二位。此外,藏東南的西巴霞曲年徑流量為2933億立方米,丹龍曲為259.2億立方米,察隅曲為252.3億立方米,它們的年徑流量分別占西藏外流水系年徑流總量的8.9%、7.9%和7.7%,都是西藏水量較大的河流西藏境內除上述自產水量外,在西藏東北部、東部和東南部地區,還有一些客水從境外彙入西藏河段,過境水量約有370億立方米(其中,西藏以外地區彙流到金沙江西藏河段的年徑流量約為227.7億立方米,彙流到瀾滄江西藏河段約為118.1億立方米)。當考慮到這一部分過境水量時,西藏外流水系的年徑流總量約為3659億立方米,即年平均流量11600立方米/秒。
 


一定時間內的徑流總量,平均分布在整個流域面積上,所得到的水層深度,水文學中稱為徑流深度,常用它來表示流域徑流量的多少:徑流深度大者徑流豐富,徑流深度小者則徑流稀少。西藏外流區平均徑流深為559毫米,大於全國外流區平均徑流深度(406毫米),遠遠大於秦嶺、淮河以北的東北、華北地區,而和長江流域大體上相當,是我國地表水較豐富的地區之一。

 


西藏自治區河川徑流量的地區分布非常不均勻,首先,是外流區與內流區的河川徑流量相差懸殊。外流區的面積只占西藏總面積的49%,河川年徑流總量3659億立方米,卻占全自治區河川年徑流總量3959億立方米的92.4%;而內流區的面積占西藏總面積的51%,河川年徑流;總量(約為300億立方米)僅占全自“治區河川年徑流總量的7.6%。由此可見,西藏廣大內流區的產水貧乏,河流水源嚴重不足。其次,是在外流區內徑流量的地區分布也很不均衡。藏東南地區最豐富。年平均徑流深,一般大於l000毫米,局部地區超過2500毫米,巴昔卡一帶徑流深甚至高達3500毫米左右,成為我國徑流深最大的地區之一。由藏東南往西、往北,徑流深有遞減的趨勢。林芝、波密一帶,年徑流深約為1000毫米左右;嘉黎、丁青一帶一年徑流深約為400一500毫米;拉薩一帶年徑流深為300-500毫米;日喀則一帶,年徑流深約為100一200毫米;仲巴一帶約100毫米左右;阿裡地區的獅泉河、基吉一帶約為20—40毫米。第三,各河流域之間的差別也相當大。丹龍河流域的平均年徑流深在2000毫米以上;拉薩河流域的平均年徑流深323毫米;年楚河流域的平均年徑流深120毫米;森格藏布流域的平均年徑流深25毫米。最大年徑流深與最小年徑流深相差80倍。

3.徑流季節分配不均,年際變化小
西藏河川徑流的年內分配極不平衡。根據西藏l0條河流12個水文站的實測資料統計,6—9月份的徑流量占全年的55%一78%,一般占65%以上;11—4月份的徑流量只占全年的11%一32%,一般占20%左右。比重最大,一般在.50%左右;其次是秋季,一般占全年的30%左右;春季一般占全年的7%一12%,冬季占全年的比重最少,一般在5%一lO%;如按月來講,月最大徑流量,藏東的河流約占全年的20%左右,多出現在7月份;西藏中南部、西部約占全年的20%一32%,出現在8月份。月最小徑流量占全年的1.2%一4.5%,一般在2%左右;多出現在2月份。西藏河川徑流量過於集中,是由氣候造成的;干濕季分明是西藏氣候的突出特點。6—9月份的降水量一般占全年的70%一96%。例如巴昔卡為70%,林芝72%,拉薩92%,日喀則96%。其它月份的降水量則很少。另外,西藏降水量大的月份也正是氣溫高的時期,水熱同期,致使夏季的融水補給量最大。藏東南地區的冰川面積分布廣,均為海洋型冰州。這類冰川的消融形式屬對流消融型,為冰面及冰內消融。它的消融強度除受太陽輻射、氣溫影響外,並與降雨的淋融作用關系密切。多雨季與冰雪融水相配合,更加劇了河川徑流年內分配的不均勻性。

 


西藏河流的徑流年際變化小,是西藏河流的一個突出特點。據西藏金沙江、瀾滄江、雅魯藏布江以及年楚河、拉薩河等5條河的7個水文站的資料統計,年徑流歷年最大值與歷年最小值之比。最大的為2.87,最小的為2.05,這在我國河流中是偏小時。造成西藏河川徑流年際變化小的主要原因有兩個:第一,西藏降水的多年變化較小,年降水量的歷史最大值與最小值之比,一般在1.22—3.10之間,並多在2.50以下。第二,地下水和冰雪融水在西藏河流的補給中占相當大的比重。根據10個水文站的年徑流組成分析,西藏無論是那種補給類型的河流,其地下水補給量均占年徑流量的22%以上,融水補給量均占年徑流量的17%以上,而地下水與融水補給量之和占年徑流量的52%一84%。例如地下水補給與融水補給量之和占年徑流量的比值,在地下水補給類型的森格藏布(獅泉河站)、年楚河(江孜站),分別為84%和70%,在雨水補給類型的拉薩河(拉薩站)、雅魯藏布江中游(羊村站),分別為52%和53%;在融水補給類型的易貢藏布(貢德站)、勒曲藏布(嘎布通站),均為75%;混合補給類型的瀾滄江(昌都站)、雅魯藏布江中下游(奴下站),均占68%。因為地下水和融水補給的年際變化較穩定,所以,西藏河川徑流的年際變化不大。西藏河流的這一水文特點為水資源的開發利用提供了有利條件,例如,徑流多年調節所需的水庫庫容可以減小;各類引水工程的引水口高程便於確定;年供水保證程度高等。

 

 

網站聲明:

  1. 本公司網站所有的訊息,包含照片、敘述或說明僅為參考使用,雖然本公司已盡力確保本網站中的所有訊息是正確的,但誤植或印刷錯誤仍可能發生。 本公司有權隨時修改、更新或以其他方式更改網站的訊息和內容,如有更改恕不另行通知。

  2. 為維護旅遊品質及貴賓們的權益,如有突發事故,本公司在不變更及行程內容的前提下,盡可能為貴賓們斟酌調整並妥善安排旅遊行程,如有突發因素本公司保留依照當地狀況做更改之權利,旅客參團繳費後視同同意本條款。

  3. 非本公司因素所造成飛機、車、船延誤而至行程延宕,本公司不付任何賠償責任,旅客參團繳費後視同同意本條款。

您的旅遊服務中心

 

帝寶假期旅行社股份有限公司          甲種旅行業編號:交觀甲7620號     品保:北2072號   

服務電話 (02)2517- 3898  服務傳真:(02)2502-5119 客服信箱:sam@cango.com.tw 

匯款帳號:57-1-02-00-0015900  銀行代碼:011 戶名:帝寶假期旅行社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中山區 (104) 建國北路一段156 號3樓           經營項目:甲種旅行社登記經營之相關業務

2004 Yushing Taiw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華微網路科技版權所有